当前位置:雪中悍刀行 > 第八十一章 待客隋斜谷

第八十一章 待客隋斜谷

    徐凤年让人从武库中取出三柄好剑,给隋斜谷做那世间最昂贵的下酒菜,老人自不会跟这小子客气,随手拎起一柄剑身篆刻有“云峰缺处涌冰轮”七字的古剑,横放在膝上,手指崩断一截剑尖,丢入嘴中,如同咀嚼黄豆,那名徐凤年也不知姓名的取剑年轻婢女离开亭子的时候,借着潋滟流转的眼角余光,目瞪口呆,别有风情。徐凤年目不斜视,反而是吃剑老祖宗瞧着那婀娜女子,又看了眼尚未而立之年的年轻人,那眼神好似是在说世上还有你这么寡淡清心的藩王?徐凤年看着泛绿的湖水,偶尔有一抹鲜艳的群鲤背脊滑过,当年带刀老魁就给镇压在湖底多年,重见天日之时,老黄也重新捡起了剑九黄那个绰号。那会儿,大姐还在江南道上,二姐仍在上阴学宫求学,徐骁还没有老得那么明显,自己更是仍旧对江湖充满了憧憬和遐想。隋斜谷下嘴飞快,喝酒快,吃剑更快,很快就开始吃 第 661 章 。

    这一片秋末的芦苇荡,飞絮如飞雪。

    与之同时,位于清凉山山腰的这座听潮湖,原先安静祥和的绿水镜面,支离破碎,细细碎碎,像是无数锤子在不知疲倦地敲击着这面水镜,偶有锦鲤跃出水面,顿成齑粉。

    色彩浓艳的湖心木亭开始出现无数道斑驳裂痕,湖心路径上的两排槐柳,也开始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崩裂之声。

    最终在听潮阁脚下的这一岸也被殃及,从水边起始,至徐凤年脚下的空地,都爬满了转瞬即逝又刹那而生的气流纹路,但是这股暗流,有意无意绕过了隋斜谷和徐渭熊两人,可两人的形势又有不同,徐渭熊那边是自行绕过,老人是如江心砥石,强横撞开了洪流。

    徐凤年盘膝而“坐”,俯视着纹丝不动的隋斜谷。

    两人对于剑的领悟,不论剑招还是剑意,都是当代世上最拔尖的人物,徐凤年也曾数次按葫芦画瓢,按照当初李淳罡在大雪坪之巅的剑来之势,声势浩大地借剑,动辄百剑,只是徐凤年心知肚明,这种大规模起剑势,对付寻常武人,既好看又实用,因为每把剑每份剑气即便分摊到某一人身上,威力也极为可观,可一旦遇上隋斜谷这样旗鼓相当或者相差毫厘的对手,从来没有人会如此挥霍精气神。就像在武帝城东海海面之上,时隔数十载后,李淳罡与王仙芝再度相逢,羊皮裘老头的那股磅礴剑流,看似散乱,一股脑砸向王仙芝,实则是一剑衔接一剑,剑气紧密相接。徐凤年此时造势于听潮湖,就反其道行之,虽是率先出手,却并非我出招你出招,而是把主动送给隋斜谷,这倒是颇有主人迎客的架势,我端出一大桌子足可称为丰盛的饭菜酒水了,你吃不吃,那就得看你胃口够不够大了!

    这一招,既蕴含有李淳罡的剑来之意,也有薛宋官在雨巷中的胡笳拍子,更有邓太阿的雷池精髓,也夹杂有龙树僧人的几分禅意。

    被画地为牢的隋斜谷只要出手,就要牵一发而动全身,跟这座小天地为敌。

    隋斜谷是为自己的剑术正名也好,是为天下剑客正名也罢,都要先走出这座类似佛家小千世界的牢笼。

    就在隋斜谷在即将出手的瞬间,徐凤年转头看了眼徐渭熊,笑了笑,然后高高抛起一颗棋子,缓慢而随意。

看书友对《雪中悍刀行》第八十一章 待客隋斜谷 的精彩评论

9 条评论

  1.  沙发#岁月妮 :

    断更也不说明,人品真差

  2.  板凳#转身会青牛 :

    看正版的的确少了。。。

  3.  地板#南云客 :

    看的有史以来眼泪水掉的最多的一次 总管 你当真水不要钱吖 技术活 当流

  4.  4楼#家英兽人金 :

    居然更了~

  5.  5楼#夜盏光涵 :

    少保府双雄煮茶论天下,南门外陈望雪中念故人!

  6.  6楼#iamlody :

    耐心等吧。只要在更新我就安心了。追了烽火大大几年了应该习惯了。我宁愿等也不要这本书烂尾。慢慢收。等你那句“小二,上酒”

  7.  7楼#卖萌的流年 :

    月更

  8.  8楼#梦中孤独客@百度 :

    看着,总有一种暖流!

  9.  9楼#张天颖11 :

    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