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雪中悍刀行 > 《剑一:敬你,小年。我那还在江湖的兄弟。》

《剑一:敬你,小年。我那还在江湖的兄弟。》

    (突然想写一写那些已不在江湖的人。就像徐骁注定不会是什么一品高手,这一章出现的短暂主角,也注定不会成为什么陆地剑仙了。)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有丁点儿热闹,就有了过年的氛围,正月里的黄昏,再小气吝啬的门户也在门外挂起了喜庆灯笼,闹市喧沸,有人踢瓶踢缸,有人胸口碎大石,有人装神鬼吐烟火,还有人耍那上竿跳索的把戏,每翻一个筋斗,就能赢来底下无数喝彩,一些个稚童更是伸长脖子痴痴望着。

    一名穿了件崭新灰鼠皮衣的年轻男子走到了集市上,脚步瘸拐,一手捧肩遮风御寒,一手颓然垂出袖管,他抬头眯眼看着头顶绳索上杂耍的江湖人,缓缓低头,看见底下那些孩子的脸庞,其中几个都使劲攥紧父亲给他们削的竹剑木剑,年轻人嘴角翘了翘,自己小时候何尝不是这般觉着那就是踏雪无痕的厉害轻功了?还记得小时候端着碗瞎跑,撞见一位大锤砸在肚皮青石板上都不皱眉头的英雄,给本地无赖追着揍,被抢走银钱不说,临了还被吐口水在身上,那时自己还会愤愤不平,也会疑惑不解,怎的这样的武林高手,也不还手?然后五六年前,他经不住嫂子的冷眼街坊的挖苦,就这么带了柄自己削出的木剑,去了那座他以为是江湖的江湖,逛了一圈,什么都没能带回来,身上唯一值钱的这件皮衣,还是用跟人借来的碎银买来,更让他无奈并且认命的是,多半是还不上这份钱了。没吃过猪肉,总还算看过猪跑,落魄不堪的年轻人也就没心思去看集市上那些杂耍把戏,踉跄挤出人群,几个成群结伴的小娘不好意思往人堆里凑,也是怕被多年单身的无赖汉子揩油,都瞧见了这个断了腿的寒酸男子,都赶忙皱着眉头避开,他嚅嚅喏喏着什么,她们听不真切,猜测多半是些嘴上占便宜的浑俗言语,有个脸上可劲儿抹了好些脂粉的泼辣女子,叉腰对这没出息的浪荡子重重呸了一声,说了句再管不住狗眼就打断你另外一条狗腿。

    年纪不大的男子似乎也不敢顶嘴,就这么走了,走了几十步,就停下来,不知道是疲累了要歇息,还是打算壮起胆回去还嘴几句,可始终没有转过身,有个xìng子婉约些的心善小娘,恰好看到他弯着腰,背对她们,她就生出些于心不忍的怜悯,觉着身边的女伴说话似乎说太重了,泼辣女子正好给绳索上翻跟斗的伶俐家伙鼓完掌,回头看见身边同龄女子望向那瘸子,雪上加霜地嗤笑了一句,方才那家伙就算爬上了绳索,也就只能金鸡dú lì喽。除了婉约小娘,其余女子都哄然大笑,不知为何,约莫是那年轻人听见了这儿拿他取笑,直了直腰,回头咧嘴一笑,暮sè中,牙齿显得尤为洁白。泼辣女子将他的笑脸当成挑衅,踏出几步,佯怒说死瘸子赶紧滚,看姑nǎinǎi不打得你满地找牙!那家伙赶忙转过身去,小跑逃遁,肩膀一高一低,看得她们捂嘴娇笑不止。唯有那位从到头尾没有跟着起哄的小娘,轻轻撇过头。

    年轻人走了一个多时辰的夜路,才走到了那座熟悉又陌生的村子,村头有几棵村里老人说是挽留风水的柏树,哪家哪户若是死了猫,就得来这里挂上。有繁密藤蔓攀附其上,每年入秋便会结下满满的一种叫乌鸦脾的果实,孩子们割完了稻谷抓过了溪里鱼田里蛙,就要来这儿摘果子解馋,年长力气大些的村童,总能多采摘一些。年轻人看着不过四五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蹲在一株柏树下,不敢再向前走出一步了。村子里有依稀亮着的昏黄灯火,他蹲靠着柏树,小时候顽劣,家里爹娘走得早,哥哥忙于田地劳作,无人管束,他经常爬上柏树,坐在枝头上往远处看,在他小时候那会儿,村子里的长辈就都骂他不是个好种,迟早要出去被人打断腿回来,自家里那个哥哥也常笑话他说自己小时候来了个老乞丐,差点就给他拐卖了去,说这玩笑话的时候,总是笑得格外灿烂,以往听这个笑话听起老茧子的他,总会发火,还会不耐烦顶嘴几句,哥哥总会歉意地想要揉揉他的脑袋,自己长大后,也从不让他得逞。自从大嫂进了家门后,xìng子淳朴本就不多笑的哥哥,越来越不会笑了。他脑袋往后敲了一下树皮冰冷的柏树,伸出左手揉了揉脸颊,揉着揉着,呜咽声就从指缝间透出。以前年少不懂事,可再惫懒,也熬不过嫂子递过饭碗时故意的碎碎念叨,多少还能下田地给哥哥搭把手,可如今想帮忙,又能勤快到哪里?

    他站起身,耸起右边肩头,擦了擦脸,不管怎么样,得跟哥哥说一声自己还活着,再跟嫂子说声那些年对不住她了。然后就去镇上讨个端茶递水的活计,手脚废了大半,可好歹还有张见人就笑的笑脸,当个只要残羹冷炙填饱肚子不要一颗铜钱的店小二,跟掌柜的死皮赖脸求一求,一家不行换一家,多半还是能求来的,实在不行,哪家有痴傻貌丑的闺女嫁不出去,他上门入赘也无所谓了。他走进村子,脚下青石板还是那些青石板,建在村里石板路旁边的一座座茅厕,还是那个老样子,冬天仍是不如夏rì那般熏臭,记得少年时,就喜欢躲在暗处,逮着同龄脸皮子薄的姑娘偷偷摸摸提裙走入茅厕,然后往里丢石子,听着她们的尖叫声和漫骂声,以及她们家里长辈抄起烧火竹筒冲出来打人,大伙儿都是村妇愚夫,也骂不出什么文绉绉的东西,翻来覆去反正就是那么几句,他当时玩心重,脸皮得跟茅厕里的臭硬砖头差不多,哪里会在意这些。

    他敲响一扇门。

    从里头传来一阵粗厚嗓音:“谁啊?”

    他低低说了声:“我。”

    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但是很快就有一个相貌粗粝的汉子匆忙打开门,没穿鞋,随手披了件外衣,见着站在门口的他,顿时就嘴唇颤抖,这么一个赤脚上山砍柴脚底被划出入骨血槽也没见喊一声疼的汉子,就这么一把抱住门外的年轻人,沙哑哭起来,如何也止不住哭声,似乎怕怀里的年轻人转身就走,扭过头,不管在村人那边如何直不起腰杆子,但在自家崽子面前最是要脸面的汉子,也顾不得在床上酣睡的孩子是否听见他的哭腔,大声喊道:“艳梅,弟弟回来了,我弟弟回家了!”

    有个妇人也慌张穿好衣裳,快步跑出,见到这个曾经被她骂过许多次数的不争气小叔子,到底是一家人,也是没能管住泪水,重复呢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桌子还是那张八仙桌,哥哥结婚时置办的,崭新鲜亮,哥哥总喜欢摸着桌沿傻笑,年复一年,愈发陈旧,如今更是红漆磨损殆尽。嫂子去灶房生火,热了一桌饭菜,都是年夜饭余下的,所以碗碟里都没盛满,小半小半的,嫂子坐下后,看着埋头吃饭的小叔子,夹菜时也不抬头,而身边男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纹丝不动,她这才看到小叔子是用左手拿筷子,右手都没有去碰碗,敛了敛眼皮,顺着视线,看到了小叔子右边那只下垂的手臂,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没能按照当年离家时信誓旦旦的约定风风光光返乡,年轻人抬起头,轻声道:“嫂子,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放心,我断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便是出去讨饭,也不会拖累哥哥嫂子的。”

    汉子红着眼睛怒道:“说什么混账话!一家人,添个碗,多双筷子咋的了?!”

    嫂子也抬臂擦了擦眼泪,抽泣道:“都怪嫂子,是嫂子没良心,那时候狠心赶你走,你哥这些年不知道骂了嫂子多少回,嫂子知道错了。”

    当年挎了柄木剑就要去闯荡江湖的瘸子,好像连那把木剑都给丢了,兴许是吃过了苦头,再不像当年那么任xìng,摇头道:“嫂子也是为我好,骂几句有什么错,不是想着一家人都好,嫂子骂我做什么,是我混账,以后不会了。哥,嫂子,知道在家里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今夜住过了,明早就去镇上那边,做个伙计短工什么的,先安顿下来,不让自己饿死,以后攒下了钱,我也花不上,再给家里拿过来,添置些小物件也好,这么多年,嫂子连脂粉是什么都不知道,是咱们家对不起嫂子。哥,你也别劝我,真当我是你弟弟,就让我去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份事做,只要有手有脚,万万没有饿死的道理。做什么都行,只要能养活自己,就不丢人。”

    “嫂子,我哥就是嘴笨,不过是个好人,你们好好过rì子,比什么都强。”

    “还是嫂子做的饭菜香,我可要多吃几碗饭,嫂子这往死里骂,嘿,以后就没机会骂我游手好闲啦。”

    “哥,今年收成咋样?”

    “我那侄儿在村塾学得如何了?方才见门外chūn联写得秀秀气气,应该是不错的了。我可得赶紧攒钱,以后侄子考上秀才,做叔叔的,得包个大红包给他才行。”

    第二rì,去坟上回来后,年轻人如何都不愿让大哥送他去镇上,大哥说他在镇上有些熟识的铺子掌柜,好求人办事,可年轻人只是摇头,其实在镇上那边本就没什么香火情的汉子只得作罢,但仍是远远跟着送出村子十几里路,看到弟弟在远处转身摆手,他才停下脚步,蹲在路边,汉子脑袋埋在膝盖间,怨恨自己没本事,对不住死去的爹娘,没能照顾好弟弟。被拍了拍肩膀,抬头看到弟弟不知什么时候返身,咧嘴笑着说,回头总有一天,他要自己开家酒肆,让哥哥喝够好酒。

    隔了几天,小镇上一栋小酒楼多了位瘸了腿还能腿脚利索的店小二,逢人便笑,有酒客笑话他的瘸腿,他笑得更多,有人嫌弃他碍眼,他也低头哈腰使劲赔罪,还别说,这小子模样寒碜,可满嘴抹油,很讨喜。虽说没给酒楼多招徕几桩生意,可好歹没有减了买卖,这让掌柜的松了口气,看着那肩上搭了条布巾的店小二,也顺眼几分,这小子还真是犟,为了能在酒楼干活,愣是在自己家门口站了一宿,怎么骂也骂不走,如果不是怕这王八蛋冻死在外头,正月里惹来晦气,起先真想拿扫帚抽走,后来一寻思,反正不要酒楼出一颗铜钱,有剩菜剩饭就能对付过去,恰好正月里生意好,又舍不得多雇人,就马马虎虎答应那可怜后生来酒楼打杂,试了几天,掌柜的还算满意,久而久之,用着十分顺手,也就没了让他卷铺盖滚蛋的打算,遇上不讲理的泼皮无赖,喝酒不付钱还耍酒疯,这小子就派上用场了,推出去给那帮地痞拳打脚踢一顿,往往就能万事大吉,有几次打得惨了,饶是店掌柜也过意不去,要塞给他些零散铜钱,小伙子也打死不要,说掌柜的收留他就知足,说了不要铜钱就不要。掌柜再市侩,再铁石心肠,也难免心有戚戚,就让掌勺师傅给他做了几样带油水的菜,让他酒客不多时去桌位上坐着吃,就看到这个肯定遭过大灾大难的后生,也从不顺杆子上桌,只是老老实实坐在酒楼里头的门槛上,几只菜碟饭碗都小心搁在腿上,一筷子一筷子,吃得很慢。

    镇上来来往往,随着风言风语,掌柜的知晓了这后生是几十里外一个村子的,早前几年也是个没出息的混子,去外头厮混了几年,回来的时候就是这般凄凉田地了。同村的青壮总喜欢来这边喝口小酒,使这位唤姓温的店小二跑腿,说些怎么没练成天下第一剑客啊的刻薄言语,后生也不还嘴,只是说些奉承话,主动跟人称兄道弟,低头哈腰赔不是,笑着让诸位多照应照应他大哥家。镇上有个在外地一座据说顶天大帮派中当弟子的剑客,故意摘下佩剑,逼着温小二用那只废了的右手去拿起那把沉重铁剑,说只要拿得起,这柄剑就归他姓温的了。一开始温小二不肯拿,被那货真价实混江湖门派的高手一脚就踹飞出去,撞翻了好几张桌子,让掌柜得心疼得发紧,被教训了两次,大概是也知道事不过三,后来这店小二学聪明了,踮起脚尖和肩头,有手颤抖着要去提剑,仍是被那在镇上趾高气昂的剑客一脚踢在肚子上,骂骂咧咧,说凭你也配提剑?!这之后佩剑好汉就再没有跟这个姓温的一般见识。掌柜的躲在旁边,也只能唉声叹气,不过往常被打还能挤出笑脸送客的伙计,那一次却好像没有什么笑脸,失魂落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大概是疼的。

    这伙计心气不高,甚至说低到了泥地里,但心眼活络,不知怎么请了途径本镇的一位外地说书老先生,在酒楼评书说那道听途说而来的稀奇古怪江湖事,掌柜的一开始没舍得花钱,后来经不住得了温小二绰号的后生怂恿,加上那说书先生也讲了可以在酒楼里头白说三场,不曾想如此一来,酒楼生意红火了太多,可惜庙小留不住大菩萨,几家大酒楼见说书有奇效,重金挖了墙角去,后来老先生时不时找了温小二几次,还请他喝酒,掌柜的竖起耳朵旁听,这才逐渐回过味,原来说书先生那些神神叨叨的故事,都是从自家伙计嘴里刨过去的,这之后,掌柜的暗自高看了几眼那后生,心想大概真是出门在外混过几年底层江湖的,练剑没练出什么名堂,好歹听过了些奇人异事,可就是代价太大了些,好好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汉子,断手断脚,只能在酒楼当个茶余饭后的笑柄。

    他大哥几次来镇上,后生都笑脸灿烂,只说是吃好喝好住好。

    该是今年最后一场雪了,掌柜的大发慈悲,打赏了他一小壶烧酒,雪路难行,没了酒客,掌柜看到温小二就那么孤伶伶坐在酒楼门口,提起酒,重重说了句,“小年,敬你。兄弟我混得挺好,你也要好好的!”

    掌柜忍不住笑了笑,呦,还有兄弟?

    是叫什么“小年”来着?

    该是像你温华温小二这般,一辈子混不出头的小人物吧?

看书友对《雪中悍刀行》《剑一:敬你,小年。我那还在江湖的兄弟。》 的精彩评论

6 条评论

  1.  沙发#书友2805417 :

    可更了,嗯?

  2.  板凳#懒懒的糖糖 :

    草拟吗的

  3.  地板#来碗绿蚁酒 :

    这浓的化不开的基情啊,

  4.  4楼#彳余凤年 :

    可是,都*伍二十多年了啊

  5.  5楼#zzzz安庆 :

    北莽太子爷旁边的我看出来是慕容桐皇了,但是我记得小年去北莽捡的那个上了胭脂评的呼延观音呢?

  6.  6楼#舞雩55 :

    我擦、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