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雪中悍刀行 > 《那一剑的江湖----李淳罡》

《那一剑的江湖----李淳罡》

    三十岁前以为只要一剑在手可斩鬼神,不信天,不信地只信手中剑,御剑行江,背手而立,又哪是简单的一句潇洒可说尽?多少良家美娟对这你画像砰然心动辗转反侧。

    江湖儿女说江湖,那时候的江湖,那时候的天下,那时的世间名剑仿佛都只是衬托你风流潇洒的代名词,天下第一,剑道魁首,还有是什么你没有得到的?“世间剑士独我李淳罡一人,世间名剑独我木马牛一柄,”又是怎样蔑视天下的气概?

    你以为入世半年就可以举世无敌,可怎曾想过遇到了生命中的绿袍,曾经你以为大丈夫生于乱世就应当“举剑天变sè,横剑尸遍野”这样活得才有意义,可当你刺出那一剑,那个同样手法通天的绿袍却连躲避都没躲避,你终于慌了,你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名女子会爱到如此痴心,你以为你从来没给过承诺,她为何如此?当她躺在你的怀里笑着说出那句“天不生你李淳罡真的很无趣那”你终于明白其实她不过就是来求死的,死在你的怀里是她对你和自己最好的解脱和爱的诠释,因为她明白,心怀天下的你怎么可能为一女子停留?你可曾想过她只是为了你能有一天正眼看她就用无数的rì夜去苦练剑术?但爱到忘我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斩魔台上乱了心境的你自己都在怀疑自己的剑道,剑不在一往直前因为有了思念,境界一跌在跌,败给王仙芝,那时的你以不在是那个觉着天下唯我独尊的李淳罡,我不禁在想如果那一剑没有对她刺出,那时死的会不会就是rì后天下的第二的王仙芝?

    所断一臂,是否是把那往昔所有荣耀自行隔断?不知是谁有能力把你困在听cháo亭二十年,我想只是你自己的画地为牢吧,广陵江畔一剑横畔,芦苇丛中一剑仙人跪,仿佛你还是那个你,还是那个令世间剑士无sè的剑道魁首,可岁月啊,除了让你变成羊皮裘的抠脚糟老头,更让你明白有些遗憾真的比这座江湖来的更沉重,

    大雪坪上看着那熟悉的撑伞场景,终于明白那一袭绿袍对你的感情为何如此,其实她只是不想留有遗憾,不想永远只是远远看这你御剑横行,她想走入你的世界可唯一的方法就只能是那样的死去,倘若天不生你李淳罡对于她而言还有什么意思?一句轻轻的“剑来!”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

    与小凤年同往武帝城,这仿佛是一个轮回,一个太漫长太漫长的轮回,“王仙芝,李淳罡来访东海,借满城剑与你一战!”

    这个江湖仿佛从他离开那时起就在等待这一战,九天之云下垂,四海之水皆立,当剑开天门时,洒然的那一笑“此剑开的天门杀的你王仙芝否?”那一刻仿佛这个江湖没有老,那一刻你仿佛还是那个御剑而行,蔑视苍生的逍遥剑客。

    广陵江畔一剑横尸二千六,世人谁还在敢道邓太阿是新剑神?可是岁月啊真的让这座江湖老了,“红颜不在,怎叹往生白发”女子尚且如此何况用尽气力的抠脚老头?。

    最后的最后你回到了最初的那个地方,这一世,这一座江湖,仿佛因为有过你而变得那么jīng彩超然,当座在小茅屋,看着那早不见的红鲤鱼的池塘你是否会后悔?可我想这世上没有人能在令你的剑充满思念,

    是无悔的吧,这一座江湖,有过如王仙芝一样的同道好友,也有过这一袭绿袍决然爱恋,怎会言悔?但是你是孤独的吧?因为这座江湖真的没有你在留恋的了,“我李淳罡岂能腐朽老死,岂能有提不起剑的那一天?又怎愿舍你而飞升?天底下还有比做神仙更无趣的事情吗?”

    然后最后一剑给了那邓太阿,仿佛穿云渡rì之剑只是信手拈来,又仿佛其实此刻的你对剑以没有留恋,这样的人生又怎么会有遗憾?其实无论这座江湖记得还是不会记得你,你都曾经让剑道成为这个江湖的主宰,也只有你可以把剑士演绎到极致,我想再你闭眼的那一刻,在握住那只小手的那一刻,你知道她其实一直在等你,从未离开。。。

    御剑行江阅沧海,举剑乾坤笑问天——李淳罡。

看书友对《雪中悍刀行》《那一剑的江湖----李淳罡》 的精彩评论

3 条评论

  1.  沙发#帝衣戏旦 :

    以命换命才是打仗啊……

  2.  板凳#hool :

    哈哈

  3.  地板#烽火他媳妇 :

    看上一章的时候还想呢会不会是大家和小徐开玩笑,后来觉得北凉上下这么多实权都来了,就为了给小徐开个玩笑逗着玩,肯定不能这么儿戏啊!结果还真是tnd开了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