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雪中悍刀行 > 第一百五十章 三足鼎立

第一百五十章 三足鼎立

    今日离阳王朝的早朝,身穿朝服的文武百官鱼贯入城,依旧是玉敲玉声琅琅,经久不息。

    君子听玉之声以节行止。佩玉规格如同品秩,也讲究一个按部就班,不可逾越雷池,离阳党争虽然在张首辅控制下不至于失控,但言官在鸡毛蒜皮小事上较真那也是信手拈来。晋兰亭今天出现在朝会上,显得格外醒目,半年前他丢了清贵的大黄门,但是始终闲居在京,起初那座门可罗雀的府邸,在他弹劾北凉王徐骁被摘去官帽子之后,访客反而络绎不绝,这次奉旨早朝,傻子也zhidào朝廷雪藏了他整整半年,也算给足了徐骁面子,是shihou给晋三郎加官进爵喽 ”“章节更新最快 。这不晋兰亭此次朝会,在门外等候时,身边一圈俱是同僚们的热络殷勤招呼声,他也腰间悬挂了一套崭新玉器,玉璜玉珠相击,玉坠滴和玉冲牙相撞,发出一阵清越之声,行走在殿陛之间,声韵极美。

    除了晋兰亭是众人瞩目的惹眼人物,从北地边陲赶回京城的大将军顾剑棠身边还有一人,yiyàng扎眼。是一张生面孔,不过京城这半年来也早就耳朵都听出了茧子,一个姓袁的江湖匹夫,鲤鱼跳龙门,turán就成了大将军的半个义子,据说性子执拗,心狠手辣,把边境上的江湖门派都给折腾得半死不活。袁庭山跟在顾剑棠身后,恰好跟走在张巨鹿张首辅身后的晋三郎差不多并肩,相比之下,袁庭山腰间佩玉十分简致,粗犷洗练,典型游丝描加上汉八刀的刀工,晋兰亭温文尔雅,在京城官场浸染小两年后,历经辛酸坎坷世态炎凉,投于张党门下后,méiyou半点得志猖狂,此时见着顾剑棠大将军如今的义子,未来板上钉钉的乘龙快婿,当袁庭山向他瞧过来,晋兰亭mǎshàng报以微笑,殊不料这名初次参与朝会的小小流官竟是呸了一声,低头吐了口唾沫,晋兰亭好不尴尬,不过脸皮比起初时入京厚了不知多少寸,一笑置之。袁庭山明目张胆的动作,让远处一些司礼督查太监都心肝颤了一下,得,明摆着又是一个刺头。

    袁庭山加快步子,跟顾剑棠小声问道:“大将军,啥shihou我能跟你yiyàng佩刀上朝?”

    顾剑棠置若罔闻。

    张巨鹿瞥了一眼这个半座京城都是未见其面先闻其声的年轻武夫,似乎觉得有趣,笑了笑。

    袁庭山还要唠叨,顾剑棠冷声道:“再说一个字,就滚出京城。”

    袁庭山笑呵呵道:“不说了不说了。”

    晋兰亭心中腹诽,你小子都yijing说了六个字。

    但是牢牢掌控兵部十几年的顾大将军méiyou计较这种滑头行径,这让晋兰亭顿时高看了姓袁的一眼。

    顾剑棠和张巨鹿几乎同时望向远方一个拐角处,晋兰亭愣了一下。

    穿了一件大太监的红蟒衣,如同一只常年在宫中捕鼠的红猫,安静站在那儿。

    袁庭山啧啧道高手啊。

    晋兰亭只是远观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迅速低头,生怕被那位臭名昭著的宦官给记住了容貌。

    世上méiyou不透风的墙,时下便有消息从宫中传出这位王朝十万宦官之首的权阉依旧地位尊崇,可不再是前十几年那般纹丝不动。缘于一名幼年入宫的年轻太监被赵稚皇后相中,与几位起居郎一起跟陛下可谓是朝夕相处,名字叫堂禄,最近才被天子金口一开赐姓宋。宋堂禄出身十二监中的印绶监,身世清白,师父是内官监的首领太监,多年以来是屈指可数nénggou跟人猫韩貂寺并肩行走宫廷的老太监之一,宋堂禄这么多年méiyou一次在诰敕贴黄之事上出过纰漏,与人为善,性子温和,除了地位跟韩貂寺有天壤之别,性格也是截然相反。

    在这个京城数位皇子mǎshàng要外封为王的敏感时刻,皇帝陛下亲近皇后“提拔”而起的宋堂禄,而疏远与皇子赵楷相近的韩貂寺,无疑让权臣勋贵们都嗅到了一丝血腥。

    想要韩貂寺去死的人,不比想要徐骁倒台的官员少几个。

    一些悄悄押宝在诸位皇子身上的京官野官都暗自庆幸,méiyou浪费精力在那个来历模糊的赵楷身上。

    十数年来唯一一次méiyou出现在朝会大殿上的红蟒衣太监轻轻转身,行走时悄无声息。

    韩貂寺习惯性走在宫城大墙的阴影中,看不清那张无须洁白面容上的表情。

    北莽本无都城一说,直到慕容女帝篡位登基,动用了甲士四十万和民夫九十万修建都城,用时长达九年,由北院大王徐淮南和中原一对父子士人张柔张略负责规划,更有例如麒麟真人以及多位堪舆大师参与其中,新城建成后,先是皇室宗亲、勋贵和文武百官入驻,后有各支守军驻扎城外,家属迁入。如今仅是操皮肉生意的娼妓便号称三万之众,可见北莽帝城之宏伟,完全不输离阳京城。只是定都以后,女帝仍是采取四时帐钵之古制,四季出行巡视,被中原朝野诟病已久的北莽画灰议事便出自于此,今年的秋帐猎虎狩鹿略作向后推移,北莽王庭权贵都议论纷纷,许多往年有资历参与帐钵狩猎却都借故不去的年迈勋贵,都无一例外殷勤地参与其中,只可惜让人大失所望,他们想见的人并未出现。

    都城内一个道教衰败支系的祖庭崇青观,在跟道德宗争夺北莽国教落败后,香火早已不复当年鼎盛,门庭冷落,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寥寥香客,才会在燕九节这些日子来祈福镶灾,很难相信二十年前这里还曾号称北莽道林之冠,每逢节日,达官显贵与市井百姓一同云集,只因观内真人广开道场,“神仙肯授长生诀”。这些年崇青观只得靠让一些赶考士子借宿来维持,兴许是崇青观真的气数已尽,从未有过士子在这里落脚后登榜提名,久而久之,这两年观内二十几位道人的日子就愈发过得落魄凄凉,好在前段时日来了一位老儒生,给了笔数目尚可的银子,才揭得开锅。那仅是租借了一间阴潮偏房的老儒生谈吐不俗,跟老道士们经常一聊就是一个下午,独处时,老儒生便去翻阅观内一些多年无人问津的经书,过得闲淡安详。

    这一天,崇青观来了一位昏昏欲睡半眯眼的高大男子,扫地道童眼皮子都没搭一下,扫着总觉得年复一年一辈子都扫不完的满地落叶,香客温声询问了两遍,小道童才懒洋洋提起扫帚给他遥遥指了老儒生的偏僻住处,男子笑着走去,过了两进院落,才找着正在院中枯坐出神的老儒生。

    男子发自肺腑地恭声道:“敬岩见过太平令。”

    老儒生收回神思,笑了笑,伸手示意这位棋剑乐府更漏子随意坐下。

    洪敬岩摆出洗耳恭听受教的姿态。

    老儒生看了一眼这位曾经一直被ziji刻意“打压”的得意门生,轻声道:“zhidào你来求shime,不妨跟你挑明了说,柔然五镇铁骑,我要是厚着脸皮去跟陛下求,也能交到你手上。只不过这就落了下乘,对你以后施展身手不利,柔然五镇周边,不是虎视眈眈的董家军,便是京畿之地,随便拎出一个战功卓著的将军,都不是你能比的。你即便得手,能有几分空地?所以说这般生搬硬套的打劫,不如无恶手的小尖一记。”

    洪敬岩笑问道:“直接去瓦筑君子馆?”

    老儒生点了点头。

    洪敬岩苦着脸道:“要我ziji拢起几万兵马啊?”

    老儒生轻轻笑骂道:“厚脸皮倒是一如既往,别以为我这些年没在棋剑乐府,就不zhidào你跟那些南北权贵子弟的勾肩搭背,别说几万,只要你敢,十万都不成问题吧?光是那帮想军功想疯了的都城勋贵王孙,能不带上亲兵蜂拥而入龙腰州,硬生生堆出个几万人?我丑话说在前头,这次陛下用谁去跟北凉军对峙,是用黄宋濮还是用拓跋菩萨,是有迟疑的,我顺嘴提了一句,才用的黄宋濮,因为我不想让南北对峙的局面变成全线烽烟,我zhidào用了这位守成有余的南院大王,北凉才不至于撕破脸皮,乐意见好就收。如此我才有足够shijiān去布局,火中取栗,那是黄龙山这个缺德老乌龟才爱做的缺德事,你呢,就北莽新局的第一颗棋子,至关紧要,如何?去不去?”

    洪敬岩皱紧眉头,méiyou立即给出答复。

    已是帝师的老儒生说道:“不急于一时,等你想周全了再定,若是你觉得掌控柔然铁骑更为有利,并且能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我大可以让你去柔然山脉做山大王。”

    洪敬岩轻声道:“说实话,不管我是去君子馆还是柔然山脉,如今剑气近不在你身边,我不放心。”

    老儒生摇头道:“我有分寸。”

    洪敬岩环视一周,笑道:“真不见一见那些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你的皇帐权贵?”

    老儒生语气淡漠道:“官场上烧冷灶是门大学问,那些跑去狩猎找我的家伙,其实这会儿给徐淮南上几炷香才是正经事,陛下才会看在眼中。傻乎乎跑我这儿来烧香拜佛求菩萨,都是手提猪头大荤大肉,我就算是一尊真菩萨,也得吃腻歪。灶冷时,别人给我一碗清粥一碟腌菜也饱胃暖心。”

    长久的宁静无言。

    洪敬岩turán站起身,作揖说道:“请太平令与我对弈一局!”

    老儒生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洪敬岩自嘲一笑,也méiyou坚持,洒然离开崇青观。

    老儒生缓缓来到观门口,扫地道童精疲力尽坐在台阶上,脚边上yijing有了好几箩筐的落叶。

    老儒生笑着弯腰捡起扫帚,帮小道童清扫地面。

    穷书生陈亮锡在一座小茶肆稀里,糊涂遇上了一名谈天说地气味相投的北凉富家翁,又稀里糊涂跟着有些驼背有些瘸的老人进了一栋宅子。

    有两尊玉狮镇宅,有一块金字大匾。

    一路上跟他读书识字认得许多字的小乞儿轻轻抬头念道:“北凉王府。”

看书友对《雪中悍刀行》第一百五十章 三足鼎立 的精彩评论

7 条评论

  1.  沙发#灰扑扑的街 :

    死前有笑,死而无憾。 苦中有乐,余味无穷。 去北莽走一遭。

  2.  板凳#remiges :

    猛士

  3.  地板#卡住了 :

    舍不得看了,呜呜~(>_<)~

  4.  4楼#月色血风暴 :

    鱼老师终于上线了。。

  5.  5楼#风笛手nice :

    沙发

  6.  6楼#1314小乞丐 :

    牛B,冲冠一怒为红颜

  7.  7楼#红楼门主 :

    能让爷们很爷们的哭出来的书,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