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雪中悍刀行 > 番外第五章

番外第五章

    阅读更多番外更新,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fenghu1985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是今天嫁给了宋秋木,只为了将来能够每隔几年看到这女子刀圣一两眼,那她这辈子也算值了。请大家看最全!

    这不单单是高堂燕势利眼,而是童山泉如今的江湖地位,太高太超然。

    相太白剑宗的陈天元肆意挥霍天赋,自甘堕落,童山泉在武道一途的勇猛精进,一日千里,显得尤为令人瞩目。

    据说因军功进入京城兵部担任右侍郎的寇江淮,在蓟州边境线见过她一面后便惊为天人,只不过这段本该传为朝野美谈的大好姻缘,不知为何无疾而终了。

    童山泉面对高堂燕近乎卑躬屈膝的邀请,神色漠然地摇头道:“好意心领。”

    随后童山泉便一闪而逝。

    宋秋木泛起苦笑,庄主不近人情的答复,并不让人意外,只不过这几年见识过原的风土人情后,他忍不住有些怀疑,如此鹤立鸡群的金错刀庄,果真能够在原江湖扎根立足吗?

    高堂燕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生气,只是感到遗憾。

    五六骑尾随那两骑从官道向北折入一条小路,双方大概策马奔出两三里路后,两骑拨马转头停在路边,后边为首那名二品供奉犹豫了一下,让几名扈从骑士不用跟,独自来到那两骑身前。

    老人并不怎么把大蛟帮帮主的女儿高堂燕放在心,当然小觑也不敢,那年轻女子的心机不简单,若误以为她是性子温婉的大家闺秀,估计谁都得吃足苦头。高堂燕的意思是寻个僻静地方,对那人来个先礼后兵,说难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要那对师徒把广陵江的江水喝饱。不过老人终究不是那些根脚轻浮的江湖雏儿,晓得江湖深浅是一眼看不透的道理,所以独自骑马来到两人身前,也是一种示好,望向那名其貌不扬气机内敛的男子,沉声问道:“不知阁下来自何地?”

    徐凤年笑道:“并无师门。”

    老人叹了口气,惋惜道:“为何要拒绝我家小姐的好意?一去一回不过半天时间,又非什么难事,何必横生枝节?”

    徐凤年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确实如此,只不过跟人约好了在龙虎山那边相见,去晚了终归不好。”

    老人开始有些恼火,这个瞧着不过而立之年的家伙委实冥顽不化,江湖盛传一句“江的皇帝,湖里的君王,山顶的太皇”,难道你这家伙是去拜见那位太皇不成,否则我大蛟帮的帮主高标遥,难道都配不你拿出半天光阴?

    在此时,这位大蛟帮的老供奉听到那个家伙笑着说道:“出剑。”

    少女转头顺着师父的视线望去,认真问道:“师父,几分气力?”

    徐凤年气笑道:“十二分!”

    少女哦了一声,双手按住腰间双剑剑柄,腰肢一扭,身形瞬间离开马背。

    剑还未出鞘,便已经是剑气森寒扑人面!

    自诩武道修为在一州境内罕逢敌手的年迈供奉顿时悚然,坐骑更是被惊吓得高高扬起马蹄。

    所幸那名深藏不露的少女没有针对自己,而是飞快侧掠向道路另一侧。

    少女一手一剑,两抹雪白罡气透剑而出,刚猛无匹,一前一后斩向那名飘落在道路那侧的佩刀女子,后者侧身躲过,一手按住刀柄,却没有拔刀的迹象,以碎步快速后撤。

    两道剑罡都落空的少女落地后,如影随形,身形急剧旋转,一高一低又是两道璀璨的弧形剑罡扫向那名女子,后者骤然气沉丹田,身体后仰,堪堪躲过分别抹脖、拦腰的两抹凌厉剑气,当少女以一剑直刺式向前猛冲

    之时,那名尚未直起腰的佩刀女子,在腰间较长刀鞘的顶端轻轻点在地面的那一瞬,雄浑气势勃然而发,似乎察觉到不可力敌的少女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右手五指松开那柄前刺一剑,握住“百炼”的左手手腕悄然一拧。

    双剑离手。

    与此同时,少女一脚止步,一脚后踏,气势同样迅猛攀升,右手绕后,抓住那柄横挂在腰后的当世名剑“燕颔”。

    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刀的女子消失不见,少女那两柄离手的长剑,一柄剑身倾斜向下,剑柄高高翘起,这把白练剑尖直指处,本该是佩刀女子身形消失前的心口,而那柄骤然消失又骤然闪现的左手“百炼”,则悬停在佩刀女子原本后撤时的背心处。

    少女拔剑出鞘,这一次手握“燕颔”这一剑,但起先前双手握双剑,气势更为惊人,浑身剑气萦绕,满袖锋芒!

    下一刻,刺眼的光芒暴涨溅射,汗流浃背的大蛟帮供奉只看到少女双手持剑,之前悬停空的两柄长剑好似被弹出,在空旋转几圈,最终钉入小路地面,少女一剑劈下,那名佩刀女子只是摘刀横挡,挡下了少女剑客的三剑。

    老供奉却完全没看清楚那最后一刻的玄妙光景。

    少女背负的紫檀剑匣微微颤抖,只不过她的师父开口说道:“可以了。”

    少女闻声后便收起燕颔,绕后横放入鞘,地面两柄剑更是自行飞掠回腰间剑鞘,一气呵成,尽显宗师风范。

    少女掠回马背,低着头,神色黯然。

    对于自己倾力三剑,都没有让那名年纪轻轻的佩刀女子出刀,王生很是生自己的闷气,虽说自己还有九剑未曾离匣出鞘,但是她心知肚明,算十二剑全出,也毫无胜算,对方甚至最多在拔出第二柄刀的那一刻,能够分出胜负了。

    这是少女的那位二师父之外,她这辈子所见到最厉害的用刀之人。

    徐凤年安慰道:“能够这位童庄主从腰间摘下一把‘天宝’,并且还是左手握住那刀鞘,你已经很不错了。”

    王生低着头不说话。

    徐凤年瞥了眼那个安静站在远处的女子宗师,笑了笑,没有打招呼,带着情绪低落的少女徒弟策马离去。

    童山泉轻轻叹息一声,来去无踪。

    只留下可怜兮兮的老供奉咽了咽口水。

    这剑罡剑气真他娘的眼花缭乱啊,难道是不用花银子的缘故?

    竟然还有传说的御剑术?!

    那个瞧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是不是在娘胎里开始苦练剑术了?

    然后那个年轻佩双刀的女子,又是何方神圣?

    总不会是天下第十一的童庄主吧?!这天大地大的,自己真能遇这种陆地神仙一般的宗师?

    两骑并驾齐驱,少女突然抬起头,“师父,我是不是很没用?”

    徐凤年答非所问,“天底下做师父的,都希望弟子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不过真有那一天的话,肯定也会有些伤感,总之呢,是希望那一天一定要有,但稍稍晚几天嘛,不打紧的。”

    眼眶浮现泪水的少女破涕为笑,也没有说什么。

    徐凤年也没有刻意解释那名佩刀女子的身份。

    如今的江湖,他,徐偃兵,洛阳,再加邓太阿,呼延大观,李当心,陈芝豹,顾剑棠,拓拔菩萨,澹台平静,在那几年当,要么死得死残的残,要么彻底杳无音讯,无形让出了位置,所以很多原本宗师顺其自然地“后来者居”了。

    轩辕青锋在拒北城外一战后,终于两只脚都成功踏入天人门槛,成为当之无愧的陆地神仙,隐约成为新的天下第一人。

    只不过武评出现之前,轩辕青锋公开扬言此次武评如果选她登榜,她要那些幕后人好看,所以这届武评坏心眼地没有明说谁是天下第一,跟当初王仙芝自称天下第二所以第一空悬差不多,不过如此一来,更有噱头了,不当天下第一的轩辕青锋,结果她让天下第一变得愈发实至名归,加这是世间有女子头回登顶武评,江湖震动之大,犹胜早年轩辕青锋成为江湖盟主。新武评第二是于新郎,然后是那位女子剑仙,吴家剑冢的当代剑侍翠花,之后七人,有江斧丁、齐仙侠、糜奉节和黄放佛、李厚重、竺煌以及林鸦,而金错刀庄的童山泉,刚好在十人之后,位于武评二十人的后十人之首。二十人,旧北莽仅有四名宗师登评,且都在童山泉之后,可怜之极。好在新评十位小宗师,出身北莽草原的高手多达七人,如棋剑乐府词牌名“定风波”的白玉娑,游侠儿铁木迭儿,在原江湖都已广为人知。

    在他徐凤年崛起的那个时代,无疑是江湖千年未有大年份的巅峰时期,只是江湖毕竟不等同于庄稼地,大年小年过后还有大年。

    大日停西山,晚霞绚烂夺目,那一幕会给人格外壮观的感觉。

    当时连同三教圣人在内,曾有将近十位陆地神仙共处人间!

    但是犹如迟暮老人的回光返照,大日落下,再无升起。

    新的江湖,要迎来明月当空的景象了,在这之后,会一直是收成递减的小年份了,恐怕在余地龙和苟有方之后,陆地神仙成了绝响,然后是天象境界,紧接着应该是指玄境都将成为那一代江湖的“陆地神仙”,最后直到江湖再无一品高手。

    徐凤年轻轻叹息,转头看了眼满身剑的少女,喃喃自语道:“以后的以后,恐怕只要有人能够使剑吐出寸余剑芒,是惊世骇俗的剑仙了。”

看书友对《雪中悍刀行》番外第五章 的精彩评论

4 条评论

  1.  沙发#游侠雷克斯 :

    加油啊!!

  2.  板凳#生活白皮书 :

    还有二更不

  3.  地板#千古凤求凰 :

    孤臣孽子之心

  4.  4楼#_______封刀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惜了每当皇帝。